引越し

いろいろやってます

露露子请您别诈尸……

——《CODE GEASS》完结纪念及讨论

排除掉某批群众奇妙的第六感,反逆的鲁路修果然被演绎成为了CLAMP系悲情剧。朱雀和鲁路修的悲情程度掂一掂脚趾可及帝释天和阿修罗王当年万古垂青的螳螂挽歌。(但个人还是觉得更像昴留星史朗的东京恋歌……)不可否认我在最后的时刻泪奔了,相信无数同人们一定也有那么几个泪奔的。但是每当泪奔之余,咱就有去贴吧淘讨论帖的冲动。于是,叹息还是怒吼,这成为了一个问题。

淡定一下,仔细思考。C.C.的愿望到哪去了?编剧们设计了个那么乙女的剧情,那么乙男的鲁路修深渊之呼唤,这巨雷无比的插曲纯粹是为了愚鄙广大腐女群体满足广大乙女的心理需求?她和鲁路修的约定这一贯穿始终的悬念虽然我们不关心,但是要把这部作品当作有血有肉有智商的故事来欣赏,这必然是主要矛盾之一不容忽视。难道编剧是猪最后把这个东东给忘记了?那就该写信投诉。不过大概没有这个必要了,因为某些人用他们敏锐的观察力发现:露露子他诈尸了……

无限诈尸,就是露露子与C.C.约定的最级形态。谈及永生转移,可记得那个倒在教堂里以血为衣的C.C.?那是被修女刺杀的结果,也是转移永生的前奏。谁能完全否认朱雀捅了露露子一刀子没间接让阎王批准他随意诈尸?只是可能朱雀不知道罢了。加之娜娜莉触碰鲁路修发生了和鲁路修触碰C.C.一样的backflash。露露子的生死变成了迷……不对,别忘了那只玉树凌风的剑侠马夫,稻絮上存在感诡异的粉红纸鹤,以及C.C.抬头亲昵的呼唤。

于是乎人们暴走了……之前还和米君互叹:结尾幸好不雷。但对于诡异马夫的分析瞬间让整个故事从美好的CLAMP暧昧悲情剧跌入了一个微妙的乙男世界。有一种左手鸡右手鸭背着媳妇回老家的违和感。撑额数秒,暗叹KUSO。

我感觉,朱雀被欺骗了。
我认为,露露子真的是个彻头彻尾狡猾奸诈名副其实的大骗子。
于是我坚信,鲁路修他其实是上面那个!
朱雀~(>///<)~:“你是大骗子,你就是大骗子,你全家都是大骗子!”

如果鲁路修真的健在,这里我就直言我的感受了:鲁路修的行为与偷生苟同。怕把活着的消息告诉别人,怕罪恶的自己面对曾今最亲近但却被伤害的人?他为什么不把这些告诉朱雀?因为鲁路修自始至终都是精明的,他没有为友情而做任何改变,一切依旧计划至上。一方面以死引导ZERO镇魂曲,以情动人得到计划中朱雀绝对的服从;另一方面,他不就是想装死然后赎去杀死尤菲的罪么?他这么做简直就是虚伪的祈求自己灵魂的被宽恕。露露子也就不想想,关于尤菲,您死了朱雀心理平衡了;但关于露露子,您老人家死了朱雀心里好受?

NND朱雀那一刀子怎么就不干脆点让他从整个生物圈里消失?!这毕竟还是编剧们留下的一个悬念,但愿谷口是真心情愿的把他踢出生物圈,而不是社会圈。
唉……话说回来,如果当真进食了长生无敌金刚果,未来露露子的日子也会无比艰辛就是了。坚信以后不会在有什么“鲁路修的野望”之类的第三季,茶余饭后可以随意地玩玩自残。100年后没有C.C.没有卡莲没有朱雀,无比H的日子也所剩不多了。好生珍惜……

有牛人提出lulu可能是继承了他老爸的code……
(引用)“lulu可能并不知道自己有没有code,因为老皇帝是不是因他而死本身也太模糊了。”
这结局多H啊……正好呼应了C.C.否认geass使人孤独的论断。囧……
不过有一种观点就是:消失人类的社会性,“永生比死亡更适合作为赎罪”。这点可以拿来深思……

PS.这句话需要意境......橘子叔果园中抹了一把汗,健康的ORANGE闪闪发光。

<< 前の記事へ | 主页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 主页 | 

Search

Cbox

My Pixiv

總體很糟糕

Mylist